入画且相思

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是腐女

R瑞《预告上》


人物属于动画
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不要抱太大期望
场景全靠脑补(:3[」_]–)
预告信十分简单把猜想答案写在评论哦
(没有粮了只好割自己的大腿肉😂)
        这天摩尔庄园如往常一样,十分平和。但皇宫里可没有那样
        “瑞琪团长,今天在么么公主房中发现了RK的预告信”一个士兵跑到正在巡逻的瑞琪身边“哦”瑞琪接过信封上面有很明显写着RK二字但打开里面却出乎意料有一张到吊人的塔罗牌。还有一张纸(我会与一月四日午夜十分降临取走蔚蓝宝石对了最好只有瑞琪团长来哦,不过多来几个人我也是不在意的哦–––RK敬上)这封预告信为什么会这么奇怪一月四日明明已过还希望我一个人去。“瑞琪团长,RK又要干什么要不要我们提前。。”“不必,这次的预告有所不同暂时不要声张”“是”
          瑞琪拿着塔罗牌思考着一般RK都不会加什么多余的东西,这张塔罗牌一定有什么含义。蔚蓝色的眼睛闪烁着宛如蓝色的宝石

––未完
想了不少写出来才这么一点(  ̄  ̄)σ…( _ _)ノ|壁 反省

给新买的怀表拍一张😂
⁽⁽ଘ( ˊᵕˋ )ଓ⁾⁾

主角天命(本人准备耽美百合言情都写,我的目标是搞事情)

其实这只是一个征集😘
因为本人懒得取名字所以准备问问大家有什么好的推荐
要适合皇室的名字
皇上和皇子的名字姓要一样
还有大臣名字
王爷的名字
还有一些配角的名字
反正越多越好
私发我哦么么哒^3^爱你们

烟雨楼台

----(此为第一人称文)
----不适者点叉
烟雨楼台在江南
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少年时偶见江南风华绝世
便徘徊于江南
也于此以临摹为生
初遇时
你在烟雨楼台比武
技压群雄
剑划长空
而我在哪烟雨楼台下看着
你带着幂蓠我并未看清你容貌
(幂蓠:四周有一宽檐,檐下制有下垂的丝网或薄绢,其长到颈部,以作掩面)
我想有那样气质人
长相想必定不差
再与次见到你时
你于烟雨时节立在桥头
望着河水不知在想什么
那时我才看清你容貌
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微风地扶动下轻扬
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
时而又扶过他薄薄的微微扬起的唇。
我是第一次看清了它们的全貌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明明是和普通人一样的墨色瞳眸
之中却带着温暖的笑意
忽闪着明亮的光芒
我没想到世上会有如此之人
一直看着
你好似发现我
我才回过神不在看你
专心绘制这烟雨江南
等我画成才发现
你已然在画卷上
我一愣神
把那画卷收起
暗叹一声这个不能卖吧
又提笔再做了一副画
后来不知为何
几近每日都会有你出现的身影
我的画中你的身影也多了起来
也不知为什
我不想卖掉有你的画卷
日子一日日过着
你与我的交集却越多了
我时不时就能在我习惯绘画的地方看到你
而你一笑而过
也不多说什么
只是看着我画
我也不是话多的人
只是在我画完一副画时
你总会再让我画一幅赠予你
而你硬要教我武功防身
说是给我的报酬
我却没有想到轻功我学的极好
不过其他就不行了
一日和往常无异
我依旧到湖边绘画
却没有看到他
过了几日他还是未来
听人说他被家族长老叫回家
商量定亲之事
我望着风光依旧的江南
不知为何胸口闷闷的
这风景也不是那么好看了
我甩了甩头不再去想
望着湖面道
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呢
准备好行李
其实并不多只不过是画卷
天气和那天在桥头看见他一样
到渡口我望着烟雨时的江南
轻笑
江南   还是那样美啊
但心中只有苦涩
我其实明白
我喜欢他
但这只能给他带来烦恼
或许时间会改变一切
我转过头提步准备迈上船头
却听到了你的声音
我停下了脚步
转头
你一句话不说的抱住了我
我疑惑
你道我喜欢你
我一怔
不明白这么突然
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你又道所以留下好吗
我愣着答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
他不愿说我也不想逼
反正我现在和他一起很开心
那些事感觉就像一场梦一般
不过他在就好

性别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们吗(「・ω・)「

君臣(将军篇)

那个我闺蜜要求我写的梗
•小学生文笔
•这个是一个脑洞
•题目不要太在意
推开房门院子中一片银白,他迈出门槛看着依旧在下的雪伸出了手“下雪了啊”他扯了扯御寒的锦衣披风走向园中的凉亭“那天好像也下着雪….”他坐在亭中看着漫天飘舞的大雪回忆起了当日他们的初见….. 那日正逢过年虽然京城里下着大雪,但这也不能削弱百姓们过年的喜悦。谁也没有发现在一个小巷子里快要冻死的他,这时布置从哪跑来一个衣着华贵的孩子“终于甩开侍卫了”那孩子拍了拍胸口蹲下来休息,看到了那个快要冻死的他。他走过去“你是谁”他并没有回答只是道“冷….冷”那孩子想了想解下了身上的锦衣披风盖到了他身上“太子..不少爷快回去吧”这时候几个侍卫打扮的人也来到这个巷子里“我知道了….不过你们要把他也带回去”“这….”侍卫好像有些为难“难道我带个人回去不行么!”“是”他看着那个孩子拉了拉盖在他身上的锦衣披风好温暖。 就这样他被那个孩子带回了宫中成为了他的侍卫,再到后来成为了大将军为他开拓疆土直到现在….他一直把他当作生命中的光芒,而他把他当作什么是刀是朋友还是玩物他都不得而知,他也可以直接去问他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 “大将军萧翎蓄意谋反,念在萧翎为国效力多年。今特赐毒酒一杯,不牵连其家人钦此——”萧翎跪在园中看着摆在他面前的毒酒“臣接旨——”他拿起酒杯笑道“三十年人生不过一场虚无——”一饮而尽 当朝大将军萧翎于至元18年因被判谋逆之罪赐死

仿若昨日(猫鼠)一

第一章初遇“仙人”
“小姐,您还没起来吗?”小环道“再让我睡一炷香啦……”我翻了身接着睡“可是小姐,今日不是要去拜访陷空岛吗?您还说要早点起来的……”“陷空岛啊……等等就是今天吗!我马上起来”我手忙脚乱的爬起来但一不小心脚被被子缠住只听碰的一声,我整个人趴着地上“疼疼疼……”小环推开门道看到我这样“小姐你没事吧!”连忙拉我起来“没事没事,小环快帮我梳头”“好的小姐”
我赶到到门口时二哥果然已经到了“二哥!”我挥着手跑向他“妹子,来了啊怎么不睡到中午啊~”“二哥你又打趣我!”“走吧”我快步跟上二哥,到了码头
到陷空岛需坐船,坐在船上我望着水面风景发呆。突然一抹白闯入我的眼帘,原是一位白衣少年。那白衣少年行于水面而不凭外物,而且那少年乍看仿若仙人我呆住了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少年华美,不若在世)我的注意全被少年吸引没有发现少年脚下的铁链。那少年似是发现我一直盯着他,向我望来他明明没有笑可是我却看出他眼里满满的笑意。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视线移开,但又偷偷瞄向少年。却发现少年已远去只看见白衣飘飘,我不禁失落。“会再见的吧……”

最近看到一部超好看的电影
安利给大家萌娃包青天之铡美案
小孩子好萌
演技也很棒
最主要的是
他们下个月准备开拍五鼠闹东京了
大概明年可以看到了
好期待

不问

练手文望不嫌弃

今年凤云国的冬季格外长,夜晚十分的孤寂,只有北风在呼啸着。
养心殿【请不要吐槽,取名字什么最麻烦了】
“洛,你..真的要走…”坐在皇椅上的玄衣男人声音发颤,看着低头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是,皇上这庙堂终究不适合我,我本就是江湖之人现在…当要回到江湖去。”黑衣男子有一丝犹豫但随后坚定道。“你…难道不能为我留下”他似乎仍不死心“不能!”黑衣男子好像想起什么厉喝到随后又回复冷静“云…君臣终有别…”他始终低着头不愿看他伤心欲绝的样子“那…那我不当..”他急切地说却被他打断“这个天下不能没有你”“那你..走吧”玄衣男子听到他这样的话知道他已经心意已决了。
黑衣男子起身向外走去,正当打开门之际忽然转头对玄衣男子一笑“云..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不知为何他头又低下去“皇上你…多保重…”说完转身毅然迈入风雪之中,寒冷的北风吹入殿中,但是再寒冷的风也比不上他心底的冰凉。
云他永远不会明白洛说的‘君臣有别’是何意,也不会知道洛站在他的殿上护了他多久….
只因为洛从来没说过,而云从来没问过
【你居庙堂之高,我立血楼之上】

这只是个片段不要纠结剧情,当然欢迎大家脑洞^ _ ^

仿若昨日(猫鼠)

视角:丁月华(穿越的是半个腐女)
第一次尝试猫鼠文可能不会很好,望各位大大指点
更新:我尽量不坑
————————————————————


一个穿着月白色衣服的女孩坐在丁家庭院中的石椅上仰着头四十五度角望月。
我叫丁月华,你们没想错就是那个七侠五里的那个丁家三小姐。我也不知道怎么会成为一个我不是很喜欢的角色上的【扶额】
明明我只是在坐船的时候不小心掉进水里了,还有我是会游泳的开始却一直感觉游不到水面最后坚持不下去了就晕了,结果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变小了!好在我还是看过不少穿越小说的。几经打探终于确定了自己是叫丁月华是丁家三小姐,父母双亡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叫丁兆蕙一个叫丁兆兰。于是,我确定了我就是七侠五义里的那个丁月华。其实在我知道白玉堂的故事之后我就深深喜欢他也觉得他和展昭十分相配(ps:明显点就是很萌猫鼠不过更偏爱白老鼠)在看到白玉堂只有二十多却死在了冲霄楼看的那时我难过了整整一个月。
不过现在的我也就是丁月华才只有7岁而已……
所以我还有机会,我可不会成为那个喜欢上展昭执迷不悟的丁月华!我一定会改变不会让白玉堂变成那样的!
现在的我如是这样想的……
———————序(完)—————————
我是第一次写长篇对于感情和性格把握可能不是很好。尤其是展昭的性格,有能给我建议的话我会感激不尽的。

画了玉玑子大大小时候
果然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