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画且相思

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是腐女

不问

练手文望不嫌弃

今年凤云国的冬季格外长,夜晚十分的孤寂,只有北风在呼啸着。
养心殿【请不要吐槽,取名字什么最麻烦了】
“洛,你..真的要走…”坐在皇椅上的玄衣男人声音发颤,看着低头跪在地上的黑衣男子“是,皇上这庙堂终究不适合我,我本就是江湖之人现在…当要回到江湖去。”黑衣男子有一丝犹豫但随后坚定道。“你…难道不能为我留下”他似乎仍不死心“不能!”黑衣男子好像想起什么厉喝到随后又回复冷静“云…君臣终有别…”他始终低着头不愿看他伤心欲绝的样子“那…那我不当..”他急切地说却被他打断“这个天下不能没有你”“那你..走吧”玄衣男子听到他这样的话知道他已经心意已决了。
黑衣男子起身向外走去,正当打开门之际忽然转头对玄衣男子一笑“云..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不知为何他头又低下去“皇上你…多保重…”说完转身毅然迈入风雪之中,寒冷的北风吹入殿中,但是再寒冷的风也比不上他心底的冰凉。
云他永远不会明白洛说的‘君臣有别’是何意,也不会知道洛站在他的殿上护了他多久….
只因为洛从来没说过,而云从来没问过
【你居庙堂之高,我立血楼之上】

这只是个片段不要纠结剧情,当然欢迎大家脑洞^ _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