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画且相思

不知道说什么
反正是腐女

烟雨楼台

----(此为第一人称文)
----不适者点叉
烟雨楼台在江南
无人不知
无人不晓
少年时偶见江南风华绝世
便徘徊于江南
也于此以临摹为生
初遇时
你在烟雨楼台比武
技压群雄
剑划长空
而我在哪烟雨楼台下看着
你带着幂蓠我并未看清你容貌
(幂蓠:四周有一宽檐,檐下制有下垂的丝网或薄绢,其长到颈部,以作掩面)
我想有那样气质人
长相想必定不差
再与次见到你时
你于烟雨时节立在桥头
望着河水不知在想什么
那时我才看清你容貌
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微风地扶动下轻扬
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
时而又扶过他薄薄的微微扬起的唇。
我是第一次看清了它们的全貌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
明明是和普通人一样的墨色瞳眸
之中却带着温暖的笑意
忽闪着明亮的光芒
我没想到世上会有如此之人
一直看着
你好似发现我
我才回过神不在看你
专心绘制这烟雨江南
等我画成才发现
你已然在画卷上
我一愣神
把那画卷收起
暗叹一声这个不能卖吧
又提笔再做了一副画
后来不知为何
几近每日都会有你出现的身影
我的画中你的身影也多了起来
也不知为什
我不想卖掉有你的画卷
日子一日日过着
你与我的交集却越多了
我时不时就能在我习惯绘画的地方看到你
而你一笑而过
也不多说什么
只是看着我画
我也不是话多的人
只是在我画完一副画时
你总会再让我画一幅赠予你
而你硬要教我武功防身
说是给我的报酬
我却没有想到轻功我学的极好
不过其他就不行了
一日和往常无异
我依旧到湖边绘画
却没有看到他
过了几日他还是未来
听人说他被家族长老叫回家
商量定亲之事
我望着风光依旧的江南
不知为何胸口闷闷的
这风景也不是那么好看了
我甩了甩头不再去想
望着湖面道
我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呢
准备好行李
其实并不多只不过是画卷
天气和那天在桥头看见他一样
到渡口我望着烟雨时的江南
轻笑
江南   还是那样美啊
但心中只有苦涩
我其实明白
我喜欢他
但这只能给他带来烦恼
或许时间会改变一切
我转过头提步准备迈上船头
却听到了你的声音
我停下了脚步
转头
你一句话不说的抱住了我
我疑惑
你道我喜欢你
我一怔
不明白这么突然
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你又道所以留下好吗
我愣着答应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
他不愿说我也不想逼
反正我现在和他一起很开心
那些事感觉就像一场梦一般
不过他在就好

性别你以为我会告诉你们吗(「・ω・)「

评论

热度(2)